八一读客网 > 历史小说 > 女神经异闻录 > 第五十六章 头铁娃
    西索大部分时候是个变态,有时候还是个疯子,但是他的智商并没什么问题,所以最终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杀意。

    奈落说的很对,在这种高空坠落的话他是肯定会被摔死,更重要的是,必要的时候她绝不介意把这条飞艇整个炸掉。

    很显然的,在这次猎人考试之中,西索错失了对奈落出手最好的时机……之前的第四轮考试的时候,他应该优先寻找奈落伺机出手的。

    “空战我有优势,而且还有一件事,在之前的战斗之中我受了不轻的伤势,右手目前还处于无法使用的状态,你肯定不想在我无法使用全力的时候跟我交手吧?”奈落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一般人来说,“趁你病要你命”是战斗的优先原则,但对西索这样的人却刚好相反,他追求的是跟强大的人公平的、一对一交战的机会,因此奈落的说法是可以用来劝服他的。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之后,察觉到西索已经收敛起了那种肆无忌惮的杀意,于是奈落就转身离开了这里。看来距离下一场考试开始还有一段时间,在此之前她想要处理一下手臂的伤势。

    作为猎人考试期间使用的重要载具,这条飞艇上当然存在着完备的医疗设施和人员,而且相当幸运的是,奈落刚好在这里碰到了世界上最顶级的医师。

    按照工作人员的指引,奈落来到了医务室之后,在一名绿头发的医生面前说明了自己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强行拔除了插在胳膊上的附有肢体控制和精神侵害的念针?尽管不知道在被控制的前提下你是怎么做到的,但不得不说这是一种相当莽撞的行为,除了让问题变严重之外没有任何积极作用。”名为奇多尔·约克夏的医师对着奈落说道。

    奈落心说不这么做的话我早就被干掉了,哪里还有坐在这里说话的可能性?

    不过她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,毕竟对方是站在医生的立场上说话的,奈落受伤时候的事由不在她的考虑之中。

    “精神控制?我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精神控制,虽然敌人确实是控制系的念能力者……医生,这个的伤势很麻烦吗?”

    看对方摆出来的态度,奈落也多少有些担心自己的胳膊了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些麻烦,肌肉损伤姑且不论,你的身上残留着念能力侵蚀的痕迹,而且有极大的可能会造成进一步的神经萎缩……普通来说,截肢是最稳妥的处理方式。”奇多尔说道。

    奈落当时的处理方式太过粗暴了,尽管当时她别无他法,但要摆脱控制系能力者的能力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她并没有因为医生的说辞而动摇,因为她听出了另外一重意思,“普通来说?不普通的话呢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既然来到了这里,那我多少也需要做点什么,否则的话之后搞不好会面对很多让人讨厌的指责……你应该庆幸这是在猎人考试过程之中受的伤。”一边说着,奇多尔在身后的医疗箱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,将那个盒子打开之后,奈落看到了放置其间的一套银针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猎人考试之中受的伤的话,奇多尔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就给奈落施以治疗的,像她这种级别的医师基本具备这个特征,第一很难预约到,第二收费极其之昂贵……虽然奈落的视线时不时的会往对方脑袋上的一对兽耳上飘,但她此时并没有意识到对方是十二地支中的一员,持有着“戌”的三星疑难杂症猎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之前奈落口中的有着高级职称的那种猎人。

    “用针造成的伤势要用针来回复吗?”

    奈落看着精准而迅速的刺入自己胳膊的银针说道,毫无疑问这也是一种念针,在它们被不断的刺入到自己的胳膊之后,那种阴冷麻木的感觉随之被渐渐驱散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带有治疗属性的念,本身就是这样的和煦……奈落的伤势确实有点麻烦,可奇多尔对于这种伤势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。对其他人来说奈落或许是难以处理的病患,但对奇多尔来说这不过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像她这样的三星猎人,某种意义上比尼特罗会长更值得珍视,尽管前者是后者的脑残粉。

    “已经没问题了,剩下的不过是简单的创伤了,靠普通的药物和身体机理就能恢复过来。”

    仅仅半个小时之后,这次治疗就已经成功结束了。

    奈落试着动了动自己的右手手指,发现自己确实已经恢复了对右手的知觉……尽管在那些银针被拔出了之后,她感觉多是异常的刺痛感,但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感觉,她才能明白医生的治疗真正的起效了。

    “非常感谢,医生。”

    见效快、疗程短、药到病除,哪怕奈落根本不懂医学,她也能知道能做到这三点的医生是多么难能可贵,而且对方处理的还是念能力造成的伤势,甚至人家还不收钱……这种时候除了表示感谢之外,奈落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奇多尔则是很干脆的伸手一指门口,而后说道,“最后的考试应该快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奈落突然觉得自己肯定是个不招人待见的人,貌似她经常被人“扫地出门”?

    不过医生说的对,算算时间最后的考试应该要开始了,她需要尽快回到考试场地……于是奈落站起来,向着医生欠身再次表达谢意,之后离开了医务室这边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摆脱那种程度的精神控制的?”

    奇多尔的疑惑,依然没有得到解答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等奈落回到了会场那边之后,最后的考试确实已经准备好了,而不出她所料的,尼特罗会长最终搞出来了一个复杂的比赛规则。

    最后的考试确实采取了两两对决的形式,剩余的九人每个人至少都要打两场战斗,只要能赢下其中的一场,即意味着考试的合格——因为这场考试采取的是“败者晋级”的模式。

    虽然很麻烦,但这些对奈落来说其实是无所谓的,关键的地方在于战胜对手的方法:并不是实力和武力上的碾压,而是在不杀死对手的前提下,让对方说出“我输了”这三个字才行。

    奈落把视线投向了她第一场的对手,看着那个麻将少年投过来的耿直眼神,她意识到事情有点麻烦了。

    说出来其他人可能不信,接下来的事情不怪奈落太凶残,是游戏规则先动的手。